对日本人来说,晨间剧如同早餐一样必不可少

来自 VICE中国


小水




前几日,NHK 电视台公布2019年上半期晨间剧的剧名为《夏空》,特邀女演员广濑丝丝担任女主角,故事讲述战后日本、以制作动画为梦想的北海道少女奥原夏的奋斗史。NHK 晨间剧自1961年播出以来从未断档过, 而《夏空》恰好是值得纪念的第100部晨间剧。近年来晨间剧回温,许多喜欢日剧的朋友多了一个追晨间剧的习惯,那关于晨间剧这长达近60年的悠久历史,剧迷们又了解多少呢?


∆ 广濑丝丝被选为第100部晨间剧《夏空》的女主角

晨间剧的正式名称是 “NHK 连续电视小说”,其前身是战后每天早晨播送的连续广播小说。这个时间段最初是由播音员来朗读小说,后来演变为广播剧,电视台延续这一传统,最终定下了晨间剧这个档。晨间剧有着单集时间短、播出周期长的特点,经过多年调整,如今一般是以每集15分钟、一周6集的形式,持续播出半年(约26周,156集左右)。早期的晨间剧有点像真人广播剧,台词较少,主要由旁白来推进剧情;这么多年过去,尽管晨间剧的面貌有了很大改变,这一从广播剧而来的旁白传统却延续至今。

历史上第一部晨间剧是1961年4月3日播送的《女儿与我》(娘と私),其原作是狮子文六的小说,之前曾改编成过广播剧。常看晨间剧的观众都知道,晨间剧绝大多数都是以女性为主角,不过第一部晨间剧的主角却是男性,饰演男主角的是在广播剧时代就有着高人气的北泽彪。北泽50年代初曾在每周四晚播送的 NHK 广播剧《你的名字》(标题和新海诚的动画只差了一个句号,故事则完全不同)中负责男主角的念白,传说每到播出时澡堂的女浴室里空无一人,因为女饭都跑去听广播了。这部《你的名字》在1991年时也被拍成了晨间剧,NHK 原本指望这个过去红极一时的大 IP 能拯救当时晨间剧萎靡的收视,甚至妄想收视率能超过50%,结果该剧以平均收视29.1%收场,创了当时的历史新低。


∆ 晨间剧的开山之作《女儿与我》

 除了北泽外,主演过晨间剧的男演员还有十位,其中包括小津安二郎的御用演员 —— 笠智众,他主演的是1965年播送的第五部晨间剧《玉响》(たまゆら)。说起《玉响》,这部剧在晨间剧中也称得上是 “顶配” 了 —— 要知道这不仅是笠智众首次出演电视剧,而且为该剧写作剧本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 川端康成。之前的晨间剧都是改编自现成的小说,《玉响》是第一部拥有原创剧本的晨间剧,川端康成为了写剧本不仅亲自去宫崎市取材,本人还在剧中演了一个酱油角色。


∆ “顶配” 晨间剧《玉响》

早期的晨间剧都是黑白摄影,1968年播出的《明天》(あしたこそ)是历史上第一部彩色晨间剧,不过现在的人们已经无缘一睹全貌了。因为当时 VTR 录像带价格昂贵,业内普遍采用屏幕录像技术,将电视画面转录为胶片进行保存。每秒30帧的电视画面转为每秒24帧的胶片画面,画质的劣化和残影在所难免,彩色片的劣化则更加显著,因此 NHK 只象征性保存了该剧的最后一集。更可惜的则是《玉响》和《信子和老婆婆》(信子とおばあちゃん),这两部晨间剧连一集都没有保留,所以也被称为 “幻之晨间剧”。唯一的希望就是有哪位过去买得起家庭录像机的民间土豪剧迷,还保留着当时录下的片段了。


∆ 第一部彩色晨间剧《明天》

回顾昭和年代(89年以前)的晨间剧,人们往往会被当时超高的收视率吓一跳,一部剧的最高收视率达到40%不算稀罕,超过50%则属于发挥稳定。家庭主妇、退休老人、放假的学生、出门较晚的上班族……都是晨间剧的主打观众群。整个昭和年代唯一一部最高收视率低于40%的晨间剧是1985年男演员 —— 岡野進一郎主演的《最太鼓》(いちばん太鼓),即便如此,这部 “不及格” 剧的最高收视率仍然高达39.9%,平均收视率亦有33.4%。


∆ 沦为不及格剧集的《最太鼓》

从80年代中后期开始,晨间剧的收视率一路下滑,1999年的《铃兰》(すずらん)之后,晨间剧的平均收视再也没有上过25%了。这一方面是因为上班的时间越来越早,导致上班族观众群大量流失,另一方面各大民放电视台的晨间节目也造成了一定竞争。


∆ 处于收视率下滑分水岭的《铃兰》

围绕着晨间剧收视率亦留下了许多传说。1966年播出的《阿花小姐》(おはなはん)因为太受欢迎,每天早上播剧的时候主妇们连家务都不做了,全都守着电视机追剧,造成了该剧播出时间段全国自来水用水量骤减的有趣现象。由于《阿花小姐》的片名中有一个 “ん(嗯)”字,和运气的 “运” 谐音,于是乎便催生了只要片名中有 “ん” 字就能获得高收视率的业界迷信。纵观57年来的这百部晨间剧,片名中带 “ん” 字的竟超过了半数,多达52部。看来为了博得高收视率,电视人们也要向玄学低头啊。


∆ 引发全民追剧热的晨间剧《阿花小姐》

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晨间剧,当然是赫赫有名的《阿信》(おしん)了。1983年播送的《阿信》是 NHK 电视台开播30周年的纪念作品,不同于一般为期半年的晨间剧,《阿信》足足占据了荧屏一整年。《阿信》最终取得了平均52.5%、最高62.9%的收视率 —— 这意味着《阿信》不仅是收视率最高的晨间剧,同时也是日本历史上收视最高的电视剧,由于收视环境的变化,这个记录今后应该很难再被打破。


∆ 创下收视神话的晨间剧《阿信》

小林绫子、田中裕子、乙羽信子三名女演员分别饰演阿信一生的三个阶段,阿信历经苦难却坚韧不屈的姿态不仅让许多日本人感同身受,也让全亚洲的观众都为之动容,“阿信” 一度成为日本精神的代名词。尽管近年来晨间剧《小海女》在国内日剧迷中很有人气,不过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晨间剧应该还属《阿信》:1985年时,中央电视台在大陆首播《阿信的故事》,收视率高达80%;2006年湖南卫视再度播放该剧,取得了同时段全国第一的收视率。


∆ 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7月发行的《阿信》的小人书

NHK 电视剧节目组部长 —— 远藤理史将晨间剧根据主题分为三大类。

一是《阿花小姐》《阿信》那样表现女性在艰难时代中努力生活的 “自强不息型”。

二是如《跳驹》(はね駒,齐藤由贵饰演女记者)《向日葵》(ひまわり,松岛菜菜子饰演女律师)这类讲述女性如何突破职业上性别壁垒的 “时代先锋型”。

第三种则是自2001年《水姑娘》(ちゅらさん)之后比较常见的、以女性自身成长为主题的 “自我实现型”。当回忆起晨间剧的历史,浮现在观众脑海中的便是这一位位个性鲜明的女性,怀抱着各自的梦想,活跃在不同时代的美丽而勇敢的身姿。

进入平成年代后,晨间剧没能再延续过去的收视辉煌,07至09年更是如坐了滑梯般跌到谷底。多部未华子主演的《翼》(つばさ)平均收视率仅13.8%,而紧接着仓科加奈主演的《欢迎龟来》(ウェルかめ)再创新低,将平均收视的最低记录刷新为13.5%,晨间剧一度成为 “接锅大赛”。最终,成功止住下滑收视的是从《欢迎龟来》手上拿过接力棒的第82部晨间剧《怪怪怪的妻子》(ゲゲゲの女房),这部剧的女主人公以日本国民漫画《鬼太郎》的作者 —— 水木茂其妻子为原型,松下奈绪与向井理在剧中饰演一对昭和年间的 “贫贱夫妻”。尽管该剧受到上一部《欢迎龟来》的影响,初周收视率为史上最低,但之后一路看涨,大结局收视超过了20%,平均收视也比前作高了5.1%。《怪怪怪的妻子》之所以能将收视力挽狂澜,除了剧本身素质过硬外,还要归功于 NHK 在播出时间上做出的重大调整 —— 原本早晨8点一刻开播的晨间剧,从这作起改为8点开播。别小看这短短的15分钟,忙碌的上班族是否能够在出门前抽出时间瞄一眼晨间剧,全取决于这15分钟呢。


∆ 松下奈绪(左)从仓科加奈(右)手中接过晨间剧的接力棒

《怪怪怪的妻子》的成功让松下奈绪大火,甚至当上了年末红白歌会的红组主持。其实晨间剧向来有女演员的 “龙门” 之称,除了少数作品是由 NHK 向女演员主动发出邀请外,绝大多数的晨间剧都是通过甄选会,从上千位年轻的新人演员中挑选出来的。例如因《小海女》(あまちゃん)一跃成为国民偶像的能年玲奈,就是从1953名演员中脱颖而出。《小海女》之后,晨间剧可谓拍一部火一部,土屋太凤 —— 《小希》(まれ)、波瑠 —— 《阿浅来了》(あさが来た)、高畑充希 —— 《当家姐姐》(とと姉ちゃん)都是通过晨间剧,从默默无闻的小演员一跃成为举国皆知的当红女星。相比较一般的电视剧,晨间剧因拍摄周期极长,对演员的体力和耐力要求很高,经常有女演员在拍摄途中累倒。累归累,却没有女演员会因此拒绝晨间剧,因为这不仅是锻炼演技的绝佳机会,而且还能每天早上在全国观众面前刷脸、一刷就是半年!


∆ 笑容能让人多吃三碗白饭的 “小海女” 能年玲奈

每天早晨,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花上15分钟追一会儿剧;半年之后,你会发现在追剧的过程中,晨间剧早已如刷牙、洗脸一般,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种细水长流的安定感,或许就是晨间剧的魅力所在吧。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