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的科学现状

来自 利维坦

利维坦按:说实话,我很好奇,“75项研究中也只有一项研究发现,打屁股能与积极的生活结果联系起来”,那一项研究到底是如何进行的数据采集和分析……本篇文章再次证明了科学从来不是万能的。试想,既然无法进行打孩子屁股的实验,那么数据只能依靠海量的家庭问卷,那么,轻轻在屁股上拍几下和用力打屁股该如何厘定对孩子心理造成的影响?那些用其他物件打孩子的家长是否会说实话?孩子是否会说实话?想想这些问题头都大了。


不过话说会来,我从来不觉得打孩子是对的,但对孩子的适当惩戒是否必要?肉体和精神上的惩罚,哪种对孩子的心理造成的影响更大?一个从来没有被父母打过的孩子当他目睹这个世界的暴力行为,他会作何感想?这些显然又是开放的问题了。



文/Brian Resnick

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7/10/26/16534524/spanking-scotland-science-research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杨睿在利维坦发布


图源:Giphy


2017年10月,苏格兰议会的一名议员提议立法,将打屁股视为一种犯罪,与殴打他人等同。苏格兰官方报纸报道称,控制苏格兰议会的苏格兰国家党已经承诺,将在2018年年初某个时候如此立法。


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苏格兰将成为让打孩子变得违法的国家、州、市之一,如今这样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多。自从瑞典1979年成为第一个禁止体罚的国家以来,另有51个国家也采用了类似的法律(美国并不在其中)


苏格兰(及整个英国)的现行法律允许对孩子进行“合理的惩罚”(是的,法律规定都言辞含糊)这项新的立法将使苏格兰成为英国首个把这块灰色地带变成黑色禁区的所在。


苏格兰议会议员约翰·芬尼(John Finnie)向记者表示:“给予儿童平等的保护,免遭殴打,这会给我们所有人传递一个清晰明确的信息: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彼此,为苏格兰减少暴力付出努力。”


打屁股通常是指父母张开手打孩子的屁股。反对者认为,这会导致后期虐待性行为的出现,之后可能会造成孩子的情感和行为问题。打屁股打得不重是否会造成这些问题,那就实在是难以回答了。你没办法真的做一个打小孩屁股的实验。


这就是打屁股的科学现况。没有很多证据表明打屁股会给孩子带来好处。与此同时,有一些(有争议、被质疑的)证据表明,打屁股实际上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伤害。


打屁股的科学现况


图源:Safebooru


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格肖弗(Elizabeth Gershoff)和安德鲁·格罗根-凯勒(Andrew Grogan-Kaylor)在2016年《家庭心理学杂志》进行的一项元分析(元分析:对具备特定条件的、同课题的诸多研究结果进行综合的一类统计方法)中详细审查了75项打屁股的研究,其中不包括其他形式的体罚和虐待研究,如用其他东西打孩子。研究采用横向、纵向(跨越数年)设计。总之,由此产生的数据库包含了161000名儿童的信息。他们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打屁股与改善儿童行为表现有关”。

(www.ncbi.nlm.nih.gov/m/pubmed/27055181/)


分析还发现,打屁股与一些令人不安的结果相关,如侵略性增加、反社会行为增加,孩子之后人生中的精神健康问题也有所增加。根据格肖弗的说法,打屁股“让孩子们认为,只要你有权力,你就可以打人”。这种观念在孩子的脑海中扎根的话,就会让他们在之后的生活中有同样的表现。


在此,我们要给出很多重要的警告。


研究指出,这些负面影响的规模很小,也没有证据表明就是打屁股引发了孩子之后的这些行为。所以我们很难判断,打屁股是否会在孩子心里留下持久的伤痕。


我们查阅更多的文献,能找到证据分别支持正反方的观点。2013年关于儿童体罚的审查发现了打屁股与负面结果之间“微不足道的”的相关性。但在2017年,《儿童虐待与忽视》杂志的一项分析发现,在相关研究中,打屁股与童年情感虐待等类似的不良影响有关。

(www.ncbi.nlm.nih.gov/pubmed/23274727)

(www.sciencedirect.com/journal/child-abuse-and-neglect)


这项研究还没有完全弄清这一切,对于社会科学家来说,像打屁股这样的行为是最难研究和得出具体结论的。


研究人员不能进行打屁股的实验,随机安排孩子被打屁股。他们必须依靠问卷,这需要家长或孩子回忆打屁股的情形。这是一个原因。


还有一种情况是,“坏”孩子挨的打更多,在他们一生中一般也更具侵略性和反社会性。尽管这些研究关注的仅仅是打屁股,但这些研究中的父母可能使用更严厉的惩罚形式(比如用其他东西打孩子),而且并没有跟研究人员提起。


总的来说,在研究像打屁股这样的现实行为时,要真正地独立变量、研究其对个体行为的绝对影响,哪怕并非绝无可能,那也是困难重重。


图源:Free Republic


美国儿科医师学院在一篇言辞激烈的社论中抨击了这种研究:“格肖弗和凯勒分析所依据的相关证据,在其他任何科学领域都会被认为是不充分的。如果一项研究是要终止一种医疗流程,比如用化学疗法治疗癌症,那这种研究就不会被接受。”重申一点:你不能像研究一种药物那样去研究打屁股。

(www.acpeds.org/the-college-speaks/position-statements/parenting-issues/corporal-punishment-a-scientific-review-of-its-use-in-discipline/research-on-disciplinary-spanking-is-misleading)


该社论还指出,只有4项研究将打屁股的定义限定为“张开双手,击打孩子的臀部,教训孩子”。其他研究给“打屁股”这个词留下了更加开放的解释空间:它们可能意味着打身体的其他任何部位。另外,打孩子的父母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些不同的定义,也可能混用这些不同的定义。


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家族科学研究员鲍勃·拉兹勒瑞(Bob Larzelere)与儿科医学院合作撰写了一篇社论。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有一些研究中出现的是“条件式的打屁股”(conditional spanking),只有当孩子无视另一种更温和的管教方法时,父母才会采取打屁股的方式管教孩子,打屁股也许能有效地让孩子听父母的话。这种管教方法的研究还不明确,我们也不清楚这种比较温和的“条件式”打屁股是否会导致日渐增加的暴力行为的减少,又是否会对孩子的幸福产生长远的影响。

(www.ncbi.nlm.nih.gov/pubmed/15898303)


至少2016年的研究表明,打屁股不会带来任何长期的好处。75项研究中也只有一项研究发现,打屁股能与积极的生活结果联系起来。2016年,格肖弗提出:“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打屁股对孩子有好处,那这些研究中的一些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些好处。”

(www.ncbi.nlm.nih.gov/pubmed/15898303)


为什么父母要打孩子屁股


图源:Handprints


2016年,我与格肖弗深入探讨了她的研究。我问她,为什么我们会认为打屁股可能是一种有用的管教办法。她说:“一个原因是父母认为这种办法有效。他们认为有效,是因为它能立即让孩子做出回应。只要一打屁股,孩子立刻就会哭起来。父母就会说‘啊哈,他知道我发火了。’这对父母来说是可喜的,他们从孩子那里得到了打屁股的回应。”


另一个原因是:父母自己在小的时候也被打过屁股,他们现在只是把这个举动延续下去而已。但格肖弗并不认为今天的父母应该为打孩子屁股感到内疚。


她说:“我们现在知道孩子需要汽车安全座椅,需要系安全带。但是我们这些上世纪70年代的人都是坐着那些甚至没有安全带的汽车长大的。我会因为我的父母没有给我系安全带就认为他们是坏父母吗?不会。因为当时没有人了解安全带的重要性。”


就算打屁股没有效果,正面、负面的都没有,那为什么我们要纵容这种暴力的行为(无论多么温和)呢?在世界各地,儿童通常都是暴力虐待的主要受害者;联合国发现,家庭暴力是全球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许多人认为打屁股就是连续暴力的第一步:如果用手打屁股无所谓的话,那为什么不用棍子呢?这样的想法恰恰正是滑向深渊的开始。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长按上图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店